墨雪月

请点开↓↓











首先谢谢关注我的各位




这里墨雪月

丧系社障咸鱼(不定时更新(月更种子选手

纯种杂食党

很少回复评论(社障不知道如何回复

偶尔会码腐向脑洞

但专攻乙女(不一定)

不同的场合不同的他们

墨雪月(辣鸡文手)为爱写文!

自我爽文

写的不好还请见谅

内含白骨(黑市头头)/白骨(夜店浪子)

白骨精专场

我爱bye哥(的脑洞)!

我爱四方浔(的脑洞)!

她们两个牛批!!!


白骨精(黑市头头)

绑架到黑市的你,是被当做奴隶的‘货物’。

她带着手下在这里查看货物。

黑色的V字领西服完美的勾勒出她的身体曲线,黑色的西装裤显得她的腿更加修长。银色的短发被礼帽压下去,那只充满煞气血色的瞳子虽在眼罩之下,但也遮盖不了她的疯狂。

“嗯……”

她如利刃般的眸子扫过这里的一切,在看到你之后,突然笑了,几乎是刹那间她的手捏住了你的下巴,盯着你那双眼睛,语气之中满是笑意

“真是糟糕了,我对货品一见钟情了。”

白骨(夜店浪子)

   初次进入这种灯红酒绿的场所的你感到有些不适。装模作样的点了一杯黑俄罗斯后,百无聊赖的坐在吧台的椅子上。

   酒刚调好就被一只手搂过去。

“呦,是个小姑娘”

罪魁祸首轻笑着拿起酒杯,那双一红一银的眼底尽是调笑,看见炸毛的你笑意更甚。

    她将那酒一饮而尽,俯下身,将酒尽数渡与你口中。黑俄罗斯虽是以威士忌为底酒但因为有了咖啡糖浆的中和使得它很容易入口,但后劲却很猛烈。看着因为后劲猛烈而疯狂咳嗽的你,那被水雾所覆盖的双瞳,嫣红的眼角。有什么东西在她的身体中躁动不安。

“真是有意思的小姐。”

红色的眼底是无穷尽的欲望。



————————

没写好

我对不起她们的脑洞

但白骨精真的超好!!!

我想写个夜店pora的全员……(小声逼逼)

   

太真实了啊1551
我我我这个辣鸡文手也想要评论啊
求求关注我的你们看见了能不能找我聊聊啊
每次我看到文章的阅读量就有一种我的粉丝是假的的那种感觉……

七年:

是真的5555




没粮号:



  




  




  朋友给我推荐了一个非常优秀的新人。




  




  优秀到什么地步呢?优秀到让这个被称为神仙太太的很棒的朋友有些自卑羡慕的地步。




  “她好厉害,好棒!”朋友很落寞,“我…什么时候能像她那样啊。”




  




  先不说别的,你的推荐和肯定,还有这份发现并正视她的优秀,这份坦荡就已经是很多人做不到的了。




  




  产粮难不难?




  不难啊,写文的只要有手机,做视频只需要有电脑,画手只需要纸笔,再加上对cp满满的热爱。




  




  产粮难不难?




  难啊,要想铺垫和叙述方法,要找镜头感一帧一帧的磨,要找结构细化磨色差,要花掉大把私人时间,要查阅一大堆有迹可循的资料。会熬夜,会忘记吃饭,会脱发,会伤身体。




  




  每个圈子都是透明比大触多。




  




  产粮小太太男女都有,熬夜对皮肤不好,久坐对身体不好,从身体方面来说,弊大于利。




  




  而这些,小太太们都知道。




  




  为爱发电为爱产粮,真的是凭一腔热爱撑着。




  




  




  这个太太是神仙吧?




  文字怎么能这么空灵?脑洞怎么这么妙?图画怎么能这么美?镜头感怎么这么棒?MMD动作怎么能这么利落?刻章线条怎么这么干净?排版怎么这么厉害?还能这么操作?




  于是高声大呼:“神仙太太啊!”




  




  最初的最初,我以为“神仙太太”这个词是过度赞誉,后来我打肿了自己的左脸,然后又递上了右脸。




  




  我也嗷嗷叫着别人神仙太太。




  




  我很清楚,太太的能力还不足以封神,但是,你在我的世界里就是神仙啊。




  你用文字,用图画,用视频……




  用你的点龙笔展示你的世界,而被你影响的我,任你进入我自己的世界,看着你排山倒海,腾云驾雾,看自己灰寂的世界被你点缀,楼台高起,星罗密布,万物复苏……(这形容有点羞耻中二,但这是实话)




  




  你让我看那些没看过的景色,听那些我从未听过的歌,于是我欢呼雀跃,手舞足蹈。




  满心崇拜,满是喜爱和感谢。




  




  其实,每一句“神仙太太”都是一句羞于开口的“我爱你。”




  真的,至少我在嗷呜嗷呜喊的时候,心里想的是这个。




  




  喊完之后呢?




  不同领域还好些,同个领域情绪简直极端变化,从晴空万里到乌云密布再到瓢泼大雨不过一个念头而已:我是垃圾吧?我怎么这么差?没人喜欢我吧?我果然是垃圾吧?还要不要撑下去?




  




  撑啊!为什么不撑?那么那么喜欢这个cp,为什么不撑?




  




  不撑了吧,都没人看,没评论没推荐没有小红心,偶尔几个小红心也不过是礼貌性安慰鼓励吧,我看其他人产的粮就好了。




  




  可还是会不甘心,想一起玩儿啊。




  




  如果你能看到自己神仙太太的动态,你就会发现:咦,神仙太太也有神仙太太,神神仙太太还有神仙太太诶~




  你的烦恼神仙太太也有过,她现在还有哦,在看到特别棒的人以后,她也会很羡慕。想撑下去就闷头直追吧,为了有一天能和她一起玩儿。




  




  




  




  和朋友聊起来,什么才是对你的肯定呢?什么才是动力呢?




  




  评论,点赞,推荐,就算是一大堆:啊啊啊啊啊啊或者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也能看好几次。




  




  不论哪个圈子领域,每次产粮,不论有没有求评论,其实都有句潜台词:我想和你们一起玩儿啊。




  你的太太一定暗搓搓在那头儿等着:和我说话吧,和我一起玩儿吧,我们一起吹这个cp啊~




  




  虽然她可能没说过,但她一定喜欢看评论,哪怕只是个表情。




  你们或许会从别人的粮里汲取力量给自己充电,温暖的,柔和的。




  小太太也会给自己充电,会从你留下的痕迹里,评论里面。




  




  




  




  但有些时候,正如你们不知道评论啥内容,她是真的不知道怎么回啊啊啊啊啊啊啊!




  你会想:会不会觉得我烦?我的评论是不是很无趣?很尬?T_T




  她也会想:这么回会不会不太好?会不会觉得我不好说话?会不会以为我不喜欢她?〒_〒




  其实双方都很喜欢对方,小心翼翼对待对方:可能你不知道,但我真的好喜欢你哦~你好棒的~
        这样患得患失,被对方轻易影响,很像双向暗恋是不是?




  其实说一大堆,就一个请求:小天使们,你们的肯定非常非常重要,无论是对小透明还是老透明,再优秀的人也需要肯定。在她们自我怀疑,妄自菲薄的时候,你的一个小红心,一句“我喜欢你”能点亮她一个世界,你也是她的神仙啊。




        我一直觉得创作者和小天使们是一种互相支撑互相给予的关系:我给你支持,你给我庇护。一起在这里逃开那些压力和纷扰,寻求片刻安宁。小憩之后,再双双奔赴自己的战场。




  你可能喜欢窥屏,习惯无声支持,不过点个小红心,留个小脚印并不难,试试?




  




  




  最后,我知道你在看,你真的很棒!会羡慕会自卑,只有一个原因:你对自己严格又高要求,这是好事儿哦~




  




  
***  加一句,如果看到你的太太推荐这个了,别怀疑,她是在跟你表白!😘
  
*** 不用特意问,可以转载的,我的荣幸😊
  


铂慧
我二女儿, @凌雪霜 画的。

大女儿下次再发。
以及曲终人未散我明年再更。(被打)

关于不同的恋爱日常

我考完期中回来了!

是凹凸乙女向+刺客伍六七乙女

OOC有

注意避雷

内含金/卡/雷/安莉洁/伍六七/(不会按照这个顺序来的)







【校园恋爱】


宣誓主权(雷狮)


雷狮这个人的占有欲不是一般的强。


但他很少在你面前表现出来,但如果有不识相的傻子过来勾搭你的话,他倒是不介意在你面前把那些阴暗晦涩的占有欲表现一点点出来警告你以及对你虎视眈眈的傻子。


那是在你们还没在一起的事,你们经常在下晚自习之后一起回宿舍。一个刚下晚自习的晚上,他站在楼下等你,在他的旁边刚好有一个同学在和他聊天,那是前几日向你告白的男生。在你走过去的时候,那个男生用复杂的眼神看了你一眼后匆匆离开。在回宿舍的路上,他看着你漫不经心的说

“那个男生不会再纠缠你了。”

“是吗是吗?雷狮,你和你他说了什么啊?为什么他刚才看我的眼神那么怪?”

他低头看了一眼你,伸手揉了揉你的头发,嘴角勾起一个笑容

“他问我在等谁,我说我在等……”

他突然打住不讲了,这却勾起了你的好奇心。

“你的朋友?”

他摇摇头说不是

“不会是女朋友吧。”

他若有所思的摸摸下巴,说

“接近了。”

直到到宿舍楼下你都没能猜出来

突然他把你堵在墙角,双眼微眯,居高临下的看着你

“想知道是什么吗?”

你点了点头

他一只手撑住墙,附在你耳边说

“我说我在等我老婆。”


不止想要做朋友(卡米尔)


卡米尔是高三校霸的弟弟,和他的哥哥就像是两个极端,一个嚣张到极点,一个默默无闻的给他大哥效忠。


这么厉害的人物是就你的同桌,一开始本来秉承着不要惹到这个厉害人物,直到有一次你帮了他,他借你抄了作业,你认为你们结下了革命友谊。但他想和你做的并不只是朋友。


一次午休,班里没有任何人,突然,他冷不丁的问你一句

“你初吻还在吗?”

你被他这么一问弄得摸不着头脑

“还在啊?怎么了?”

“你要留给谁?”

“当然是未来老公了啊!”

突然他一下子就亲了上来,只是单纯的嘴唇贴嘴唇,但他这一下已经把你弄的大脑当机。

“我不止想和你做朋友,你懂了吗?”

他静静的看着你,表情严肃的就像是他再给你讲数学题一样。但这时你完全反应不过来,一时因为害羞冲出了教室。

他看着你冲出教室,把围巾向上拉了拉,好看的蓝色眼睛微微眯起

不能接受也没关系,反正他有的是耐心。

宛如海洋一般的眼底暗流汹涌。


【抓娃娃】


好运来(不是)


运气极差


金的场合


这已经是第十次了。

就像是被那什么非洲之神诅咒了一样。

那个娃娃眼看就要夹出来了,又掉了下去。

“唉,我看是夹不出来了。”

你摇头晃脑的叹息着。

“为什么你一定要夹出来这个娃娃呢?”

站在你旁边一直在帮助你的金有些不解的问

“当然是因为我一个人睡怕黑啊。”

又在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说白了还不是因为它可爱

“那我陪你睡觉不就好了嘛。”

金发的少年一脸兴奋的说,

“等等,你这是什么大胆发言。”

你正准备让他停下这惊人之语,但他越说越高兴

“你不说过我是你的小太阳的吗?这样的话,我晚上陪你睡觉就能帮你驱散黑暗了,你就不怕黑了呀。”

看着眼前傻不兮兮的少年一副得意的样子,唉算了,你可爱你最大。

“那你可要一直发光啊,我的太阳。”


伍六七的场合


不比楼上好多少,毕竟已经二十个币用完了,还是没能夹出来。他也在旁边一直给你加油。到后来一直都夹不中,你已经决定放弃了。

伍六七对着你一笑,拿着装游戏币的篮子又去换了几个币,自己去夹了娃娃。

过了一会,他拿着娃娃过来了。

“哇,伍六七你好厉害!”

你抱着娃娃欢呼跃雀,接着你就戳着娃娃的脸,说

“你怎么真么丑啊。”

本来在一旁等着你夸赞的伍六七立刻慌了神,,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对你说

“诶诶诶,靓女你不喜欢吗?要不我再给你抓一个吧。”

“没有,我很喜欢。伍六七你怎么这么傻啊,我随口一说你都信。”

听到你这话,他便松了一口气,接着他又对你扬起一个大大的笑容


“靓女你开心最大嘛。”


【吵架】


安莉洁


其实也算不上是吵架,只是你单方面的和她闹矛盾了而已。因为她出门没带手机,你又一直找不到她,她不管什么时候都是呆呆的样子,可别迷路了,结果就在你生闷气的时候她回来了。

“对不起。”

她一直躲闪着你愤怒的眼神,拉着你的手,左右摇着。结果就是你一直都不理她。

她剥开了一颗糖,塞进了自己的嘴里,接着趁你不注意,一把抓住你,吻住你,两人的舌头纠缠着,她把那颗糖渡到了你嘴里,当她放开你的时候,两人的唇齿之间扯出暧昧的银丝。

“神说,你不理我的话给你吃糖就好了。是我不对,你原谅我好吗?”

蓝发的少女把头偏向一边,看着你。

口中的弥漫着都是甜味,心里的气也消了。

原谅你了。



————————

越到后面我就不知道我在写什么了

你们看我这么勤奋能不能多给点评论

初三狗发出想要评论的声音


狮子饲养日常

刷B站的无脑产物
雷狮他太帅了啊啊啊啊啊
雷狮(有兽耳兽尾)


(起床的场合)

    周末的早上很美好,但突然响起的闹钟就不美好了。
你慢悠悠的从床上爬起来,一只手去关掉闹钟,另一只手被雷狮紧紧的搂住。
你努力的动了动被雷狮搂住的手,趴在他耳边轻轻的说
“起床了,雷狮”
他的头发乱糟糟的,有些怒意的皱起眉头,睁开眼睛,一把搂过你,将你的头摁到他的胸前。他的胸肌随着呼吸而起伏,头顶传来他闷闷的声音
“睡觉”

午饭

快中午的时候你们才起床,你匆匆忙忙的跑到厨房做饭。睡饱的狮子随便的套了一件衬衫就出来,乱糟糟的头发中竖立着一对圆圆的毛茸茸的耳朵,尾巴有一下没一下的拍打着沙发,他打了个哈欠。接着走到厨房,一把拉开门,把头埋在你的肩上,双手环住你的腰,磁性的声音充斥着慵懒
“饭还没好吗?要不……中午吃你怎么样?”
他恶劣的用胯顶了你一下。

抚摸他的伤口

    他性格恶劣又嚣张,打架受伤什么的是常事。但正真看见他的伤口的时候还是会觉得触目惊心。
你看见他腹肌上的刀痕,久久的不说话
“怎么?心疼了?”
他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容,看着你开口。
你伸手去抚摸着他的伤疤,咬着下嘴唇。
你没注意到他的眸子正在变得阴暗,呼吸渐渐变得粗重,好像是忍不了什么似的,他凶恨的把你扑倒,一只手握住你双手的手腕举过头顶,另一只手伸进衣服里,向上抚摸着。
他顶着你的头,炙热的呼吸喷洒在你的脸上,冲着你耳边,故意压低声音说
“既然心疼了,就给我这个伤员一些‘特殊服务’吧。”




————————
我他妈在写什么啊?
但雷狮真的好帅
我爱他

曲终人未散(4)

内含大量OOC

文笔辣鸡

私设巨多

第一人称视角

伍六七和柒兄弟设定

觉得雷麻烦左上角谢谢

如果能够接受的话


正文走起


16

我是墨拾我还他妈慌的一批,不对我什么时候没有慌过。

咳,言归正传,今晚九点,我接受到了一个非常可怕的邀请——柒爷要找我单挑。虽然说我表面上稳如老狗,实则慌的一批。被莫名其妙的下了挑战书的我是真的心情复杂,于是我去买了一些易拉罐装啤酒,去了大保健发廊的顶楼散散心。

我靠在墙上看风景,接着开了听啤酒。啤酒沫从开口涌出,我舔了一口沫子,接着闷了一口酒,整个口腔都充斥着啤酒特有的苦涩,再抬头看美丽的夜景。啊生活真美好,如果忽视今天柒爷下的挑战就更美好了。我一罐接着一罐的闷,突然我觉得有些头晕,就靠在墙上睡着了。


17.

梅花十三刚和柒做完任务,她降落在发廊顶楼。刚一下来就看见某位琴师靠在墙边,手边还有一罐啤酒。梅花十三默默的叹了口气,去楼下找了伍六七。

“呦,梅小姐,你看见墨琴师没?她药还没喝呢。诶你身上怎么这么多血?”

伍六七看见一身血染的梅花十三吃了一惊。

“我没事,”梅花十三却一脸淡然的,“墨拾她在顶楼睡着了。”

话音刚落,伍六七就急匆匆的跑上了顶楼,嘴里还念叨着“入秋了晚上温度低靓女可千万别着凉啊”,手里还拿了件外套。


18.

迷迷糊糊之间,我看见了一抹寒光,就像是刀刃在月光的照耀下反射出的光芒。

等等,刀刃?!

我一下子坐起来,酒也醒了一大半。宿醉的最大好处就是你醒来之后头会疼得要死。我仔细看向闪着寒光的方向,梅花十三坐在墙上,闪着寒光的正是梅花十三拴在辫子上的刀。她发觉我在看她,问道

“醒了?”

我点点头,我害怕她没注意到,我又“嗯”了一声。我暗自松了一口气,准备喝口酒压压惊,结果刚拿起易拉罐喝了一口我就吐了出来。

“这啥啊?”

我几乎是吼出来的这句话。

梅花十三看了一眼我不紧不慢的说

“那是王○吉,喝药的时候要忌口。”

算了算了美人说什么都对。

经过我这么些动作,身上披着的不知道是谁的外套落了下来。我刚想问外套的事梅花十三就开口了

“外套是伍六七给的,小心夜里着凉。不过,你为什么喝酒?”

我看着她,沉思了一会儿,对她说

“柒爷要找我单挑。”


19.

梅花十三脸上的表情精彩极了,真的。我觉得她现在的表情就和我听到柒爷要找我单挑时的表情一样精彩。

“那你……”

“我打不过他,这是毋庸置疑的。”

我嘲讽的笑了一下,她看着我,咬着下唇,好像在思考着什么。我看着她,突然脑子里蹦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可能是因为刚醒来脑子不清醒我把那个大胆的想法说出来了。

“诶梅花十三要不你帮我练习吧!”

当我意识到我到底说了什么的时候,我只想扇自己一巴掌。人家天天做任务那么忙,哪来的时间陪我练习啊。

但我没想到,她真的答应了。

“好啊,我倒是想见识见识,排名第四的琴师的本事。”

我还沉浸在想要扇死自己的情绪中,下意识的说了一句

“那今天下午七点,在那块巨石上见。”

梅花十三轻轻的点了点头,转身离去。


20.

等到我终于反应过来的时候,我才知道我都说了什么。

我从小到大第一次这么恨自己的嘴快,真的。


“伍六七你陪我练琴!”


“哇靓女你今天好主动啊,是不是发生了啥……诶诶诶别打我!”


“别废话,你不是会以气御剪吗?快,攻击我!”


“诶,靓女你别想不开啊?柒哥不会下死手的!”


……今天的大保健发廊也很热闹呢

















————————


哇原来我写的这么辣鸡也有人看吗?

真的特别感谢上一篇留言和一直以来支持这篇文的小天使们

第二十我的确在水

万圣节到了你们有没有什么特别想看的呢?

下方评论写出你最想看角色名

我抽取最多的写

按照惯例还是希望你们能给我评论!

谢谢诸位,比小心心


曲终人未散(3)

内含大量OOC
文笔辣鸡
私设巨多
大概是严厉狼火无情刺客x怂逼皮皇毒舌琴师
第一人称视角
伍六七和柒兄弟设定
觉得雷麻烦左上角谢谢
如果能够接受的话
对于古琴我也只是一知半解
如有不当的地方还请和我小窗说明一下

正文走起

11.
那个神医和那些医生一样,都说手是好了,可心病还需医治。但那神医让我持续练琴,说不定就好了。最后他还开了一个药方,说是我身子太弱
了要补补。我在心里翻了个白眼,我从进师门开始就不断的在喝中药,现在已经留下心理阴影了。我本想着趁没人注意把药倒了,结果在我拿起药碗的一瞬间,首席刺客也就是柒,一直盯着我,有一种“你不喝我就宰了你”的感觉。我只好在柒爷杀人的眼光中把药喝了。
苦药入喉心作痛差不多就是我这样的。
柒爷盯着我把药喝完后转身就走,然后我默默的朝他的背后竖了一个中指。
结果令我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
柒爷他回头了!
他回头了!
回头了!
头了!
了!

强烈的求生欲使我做出了反应。
我把竖着的中指向下弯曲,将大拇指紧贴中指,把手换个角度让它看起来像个爱心的形状。
“柒爷,比心。”
我这么说着。
结果对方转身就走。
尽管他用看着沙雕的眼神看了我一眼,但是我活了下来。
我摸着我毫发无伤的脖颈在心里骂了自己一句
“墨拾你个怂逼”

12.
经过一些事情,我现在住在伍六七那里。一是方便柒爷天天盯着我好好喝药,二是我在伍六七眼皮子低下不好瞎搞事情。
毕竟人家的哥哥是柒爷他一举报我就没了:)
起初我一点也不信伍六七是柒爷他弟,直到有一次晚上我睡不着,我出去倒了杯水,然后看见了两个柒爷。真的,一个“柒爷”和另一个柒爷勾肩搭背,我他妈都要被吓死了。就在我震惊的时候,一个特别亲切的声音响起
“呦,靓女睡不着啊。”
然后我看到了那个笑得特别温柔的“柒爷”,不,是伍六七。我从未觉得伍六七这么好。真的。
我在伍六七这儿过得非常快活,除了每天早上被柒爷监督的例行喝药,当然我也有好好练琴的,毕竟柒爷一回来就问“依时练琴咩?”,我也不敢不好好练琴。其实就这么呆在这儿也挺好,我吃着伍六七做好的牛杂汤想。

13.
柒一直都在观察墨拾。
他并不觉得墨拾是排行榜第四的那个,真的。他见过排行榜前十的所有人,那些人无不是非常警惕而强大的存在。他虽说见过墨拾战斗时的样子,但,谁能告诉他现在一边抚抚着琴一边和伍六七嘲讽自己的人是谁?
“伍六七你说柒爷是不是秃了?毕竟他天天熬夜的说。”
“靓女你最好别说这话,小心柒哥回来砍翻你。”原本躺在沙发少监督墨拾练琴的伍六七坐了起来。
“怂什么,”墨拾漫不经心的抚弄着琴弦“柒爷如果秃了的话,他就不能晚上做任务了……”
柒听着听着就觉得这个不对劲,待到他听清了之后就从窗户里翻进了房间。
“你想想啊,一片夜色中突然冒出一个反射着月光的大光头,诶六七你哑巴了?”墨拾发现伍六七不笑了,顺着伍六七的目光看过去。
“咿呀啊啊啊啊啊啊啊!柒,柒柒柒柒,柒爷,我我我,我我,我错,错了啊啊啊啊啊啊!”
墨拾一激动就开始抚琴,节奏速度非常快,等到柒反应过来的时候琴音汇聚成的声波早已把柒嵌进了窗外的树里。
“你先停埋手再开声”
墨拾这才停下了抚琴的手,琴音戛然而止,柒也落在了地上,他才发现大保健发廊的所有窗户都被震碎了。
”就算手废咗都可以发挥咁大嘅威力吗?”
柒看着隐隐作痛的握着千刃的手。

14
柒受伤了,伤的不算重,但也不轻。
柒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的盯着墨拾。
墨拾被柒那种要杀人的眼神盯得发慌,但她用着平静的眼神看向柒来掩饰自己内心的慌张。
两人之间的气氛安静得令人感到压抑,一旁的伍六七想说话但被柒瞪了回去。
这时,一只蓝色的鸡一脚踢开门,打破了沉默。
“六七你怎么搞的?房子的窗户怎么都碎了?!”
然后三道视线齐刷刷的看向了那只鸡。
这些视线令鸡大保想到了在养鸡场的时光,于是他立刻关上了门离开了是非之地。
柒收回目光,继续打量着墨拾,心里想着之前的任务。
之前的那个任务惊动了目标人物,那里的安防十分严密,不过现在已经过了这么多时间,现在的安防并没有像之前那么严密了。如果潜入是可以的,但关键是对面的琴师不好对付。就墨拾今天的表现来看,再练几天琴的话,对付对面琴师应该还是没有问题。
但他想试试墨拾现在的正真实力。
“畀三日时间准备,三天后同我只抽。(给你三天时间准备,三天后和我切磋)”

15.
我是墨拾,我他妈慌得一批。
一开始我没听懂柒爷的意思。
“你哥说啥啊?”我在柒爷离开了之后问伍六七
“不好了啊,靓女。柒哥说三天后要宰了你。”
伍六七一脸凝重的和我说。
一开始我还真信了,一脸惊恐的看着他。
伍六七看着我那副惊恐的样子,笑着和我说:
“其实呢,柒哥的意思是给你三天准备时间,三天后他要找你切磋一下。”
“那他妈和杀了我有什么区别啊!”
我站在椅子上疯狂的摇晃着伍六七的肩膀。
“放心吧靓女,柒哥会到点为止的啦。”
“但愿如此吧”
我轻轻的叹了口气。


————————
今天好多人更新鸭
那我也来写写好了
今天的我也在垃圾桶里探头探脑
垃圾文手想要评论。

当你受了委屈

是老梗了
垃圾写手在垃圾桶里探头探脑
我是真的难受
愿善良的孩子能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内含嘉德罗斯/雷德/格瑞

嘉德罗斯
高傲的王有些纠结的看着你,鎏金的瞳孔看着不断流泪的你,一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最终还是将大罗神通棍狠狠的插进地里。他想抱着你,想替你把那些渣滓打成肉泥。
可是有一个屏障隔着你们,他触碰不到你,他只能看着你受尽欺辱。
他一拳锤上那看似脆弱的屏障,巨大的反弹力震的他手发麻。
他眼睛里透露着懊恼,还有自我厌恶。
“我还真是……没用啊”
他的头紧贴着屏障,喃喃自语
“连自己在意的人都保护不了……
别再折磨自己了
我保护不了你……
作为本王的王妃……
你可千万要保护好自己啊……”

雷德
红发的青年嘴角的笑容从未消失,他一直都是蹦蹦跳跳,轻轻松松的样子。
“小家伙,小家伙,今天老大可凶了,见谁打谁……”
他兴致勃勃的和你讲着今天发生的事,突然间发现了什么,歪着头,看着眼前流着泪的你。展开双臂,试图拥抱一下你。却又放下,露出自嘲般的笑容。
他将一只手贴在屏障上,轻轻的说
“小家伙别自己躲在角落哭啊……
找个能相信的人倾诉一下吧……
扑到能相信的人的怀里好好的哭一下吧……
小家伙你一定要好好的啊……”

格瑞
素日以来一直冷淡的少年脸上在看见熟睡的你之后终于露出了温柔的表情,却在注意到你脸上的泪痕后又恢复了平时那副冷漠的嘴脸。少年好看的眉头紧缩着,伸出手想要帮你拭去眼泪,却只触碰到了冰冷的屏障。
“别哭了,隔着屏幕,我抱不到你……”
他说着,尽管他知道这份声音无法传达到你那里,但他还是希望你能够安好。
所见皆可斩的格瑞,唯独斩不断这次元间的屏障。

————————
虽然说着祝好孩子能有好未来
但我还是发了刀子
不过我真的希望
如果你伤心的话还是呆在能够信任的人的怀里好好的哭一场吧
憋着真的很难受
伤心就哭出来
千万别像我这样憋了一天
只能在晚上使劲的抬头不让眼泪流下来
咬紧下唇不让声音泄出半分打扰熟睡的家人

曲终人未散(2)

内含大量OOC
文笔辣鸡
私设巨多
第一人称视角
伍六七和柒兄弟设定
觉得雷麻烦左上角谢谢
如果能够接受的话
对于古琴我也只是一知半解
如有不当的地方还请和我小窗说明一下

正文走起

6.
我是被刺眼的亮光唤醒的。
“呦,靓女你醒啦。”
是昨晚的那个三流刺客,好像叫什么伍六七来着。
“你是伍六七?”我挣扎着坐起来,问他
昨晚太黑了。我没有看清他的长相,这下借着阳光总是看清了。长得还行,但总觉得很眼熟……
“靓女好记性啊,对了,靓女你叫什么名字?”他露出了一个贱萌贱萌的笑容。
“墨拾,对了梅花十三呢?”我轻轻的摸着残留着痛感的后颈,梅花十三的劲真大,我在心里吐槽。
“好久不见啊,小拾”
我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过去,是师傅和首席刺客。
我觉得我要完

7.
柒从一开始就不想请什么琴师,他觉得自己可以,加个梅花十三和伍六七已经是他的极限了。可上头偏偏要他请个琴师就因为目标人物身边有琴师护着。他不信这个邪,执意要去试试。直到对面琴师一首曲子下来,把他自己伤的不轻,把
梅花十三的剑弄得比魔刀千刃还碎以后,他总算是要去请琴师了。
那么能在最快时间,最近范围内找到最好的琴师就只有在小鸡岛修养的墨拾了。
柒见过墨拾,在做一个集体任务的夜晚。
一个小小的琴师站在了所有刺客前面,异常嚣张的挑衅着敌方,甚至还将衣服领子下拉,露出白色的脖颈,柒忘不了那天晚上墨拾说的话
“有本事就让我人头落地,你们这群杂↗种↘。”
说罢还露出了一个嘲讽的微笑。在那之后,墨拾几乎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盘腿坐好,开始抚琴。她的琴音迅速的在所有刺客周围形成防护罩,接着又将对面扔来的暗器改变方向,刺向敌人。明明滴血不沾杀的人却不比浑身染血的刺客少,这就是琴师墨拾给他的映像。
“你系琴师墨拾,系咩?”
她抬起头,黑色的眼睛不带一丝张扬
“是,我是墨拾,但不是琴师。”
没有一点的骄傲,不像她,却是她。

8.
“怎么说话呢?嗯?”
前首席琴师发话了,那是墨拾的师傅。就算柒请不动,她总是请得动。一直跟在首席刺客和墨拾师傅身后的梅花十三这么想着。她从未领会过墨拾在琴艺上的厉害,但她是领会到了这位琴师的狡猾,她和伍六七一齐费力才把墨拾“请”来……

9.
我是墨拾我现在慌的一批。
真的。
从我师傅和首席刺客过来的时候我就听到了拔刀出鞘的声音,我仔细的观察了一下。首席没拔刀,跟在他们后面的梅花十三也没拔刀,我有个非常不妙的预感,我看见师傅长袖中一闪而过的寒光证实了我的预感。她在拔她袖子里藏的短剑。那个首席刺客渐渐向我逼近,他举高临下的问我是不是琴师墨拾,我非常诚实的回答了他。
但我的师傅很不满意。虽然我真的很怀旧但我真的不想把一件老早以前的破事兼心理阴影说他个百八十遍。在梅花十三“请”我的那几次我都说了。但我还是又重复了一遍,因为我还不想被师傅挂在树上鞭/尸。
“就算再怎么不了解琴师也该知道,琴师的手和琴是很重要的吧。然而我的手已经废了,我的琴也毁了,我已经没有做琴师的资格了。”我低下头,不敢看师傅的表情。她一定对我失望透了。

10.
“把你说的话再重复一遍。”
我听见师傅这么说。我只好硬着头皮再说一次,
“我的琴毁了,我……”
“等等”
师傅她不知从哪拿出了一把和我之前的很是相像的琴。
我:……
“继续”
她这么说
“我的左手废了”
我伸出了我那只裹着绷带的左手。
“等等”
这次叫停的是伍六七
他拿出一张照片,上面是一条戴口罩的狗和……一个……下半身?我不知道师傅看出来那是什么了没有,反正我没看出来。
“我认识一个神医。说不定他可以治好你。”
我觉得那个神医应该是三流江湖骗子,可是师傅居然信了。
“好,那么小拾的手就交给你了,医药费我会报销的。”
师傅她俯下身子,贴着我的耳边轻轻地说
“这个任务,你接就接,不接也得接,如果你不想死了之后被挂在树上鞭/尸就不接吧。”
接着她站起身,露出了我们整个师门都会的职业假笑,消失了。
我看着面前的古琴,这个任务,看来是推不掉了啊……

————————
熬夜码字真累
查资料真累
缩回垃圾桶.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