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雪月

请点开↓↓











首先谢谢关注我的各位




这里墨雪月

丧系社障咸鱼(不定时更新(月更种子选手

纯种杂食党

很少回复评论(社障不知道如何回复

有兴趣的小伙伴可以扩列

Q号15155888383

欢迎勾搭

曲终人未散(3)

内含大量OOC
文笔辣鸡
私设巨多
大概是严厉狼火无情刺客x怂逼皮皇毒舌琴师
第一人称视角
伍六七和柒兄弟设定
觉得雷麻烦左上角谢谢
如果能够接受的话
对于古琴我也只是一知半解
如有不当的地方还请和我小窗说明一下

正文走起

11.
那个神医和那些医生一样,都说手是好了,可心病还需医治。但那神医让我持续练琴,说不定就好了。最后他还开了一个药方,说是我身子太弱
了要补补。我在心里翻了个白眼,我从进师门开始就不断的在喝中药,现在已经留下心理阴影了。我本想着趁没人注意把药倒了,结果在我拿起药碗的一瞬间,首席刺客也就是柒,一直盯着我,有一种“你不喝我就宰了你”的感觉。我只好在柒爷杀人的眼光中把药喝了。
苦药入喉心作痛差不多就是我这样的。
柒爷盯着我把药喝完后转身就走,然后我默默的朝他的背后竖了一个中指。
结果令我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
柒爷他回头了!
他回头了!
回头了!
头了!
了!

强烈的求生欲使我做出了反应。
我把竖着的中指向下弯曲,将大拇指紧贴中指,把手换个角度让它看起来像个爱心的形状。
“柒爷,比心。”
我这么说着。
结果对方转身就走。
尽管他用看着沙雕的眼神看了我一眼,但是我活了下来。
我摸着我毫发无伤的脖颈在心里骂了自己一句
“墨拾你个怂逼”

12.
经过一些事情,我现在住在伍六七那里。一是方便柒爷天天盯着我好好喝药,二是我在伍六七眼皮子低下不好瞎搞事情。
毕竟人家的哥哥是柒爷他一举报我就没了:)
起初我一点也不信伍六七是柒爷他弟,直到有一次晚上我睡不着,我出去倒了杯水,然后看见了两个柒爷。真的,一个“柒爷”和另一个柒爷勾肩搭背,我他妈都要被吓死了。就在我震惊的时候,一个特别亲切的声音响起
“呦,靓女睡不着啊。”
然后我看到了那个笑得特别温柔的“柒爷”,不,是伍六七。我从未觉得伍六七这么好。真的。
我在伍六七这儿过得非常快活,除了每天早上被柒爷监督的例行喝药,当然我也有好好练琴的,毕竟柒爷一回来就问“依时练琴咩?”,我也不敢不好好练琴。其实就这么呆在这儿也挺好,我吃着伍六七做好的牛杂汤想。

13.
柒一直都在观察墨拾。
他并不觉得墨拾是排行榜第四的那个,真的。他见过排行榜前十的所有人,那些人无不是非常警惕而强大的存在。他虽说见过墨拾战斗时的样子,但,谁能告诉他现在一边抚抚着琴一边和伍六七嘲讽自己的人是谁?
“伍六七你说柒爷是不是秃了?毕竟他天天熬夜的说。”
“靓女你最好别说这话,小心柒哥回来砍翻你。”原本躺在沙发少监督墨拾练琴的伍六七坐了起来。
“怂什么,”墨拾漫不经心的抚弄着琴弦“柒爷如果秃了的话,他就不能晚上做任务了……”
柒听着听着就觉得这个不对劲,待到他听清了之后就从窗户里翻进了房间。
“你想想啊,一片夜色中突然冒出一个反射着月光的大光头,诶六七你哑巴了?”墨拾发现伍六七不笑了,顺着伍六七的目光看过去。
“咿呀啊啊啊啊啊啊啊!柒,柒柒柒柒,柒爷,我我我,我我,我错,错了啊啊啊啊啊啊!”
墨拾一激动就开始抚琴,节奏速度非常快,等到柒反应过来的时候琴音汇聚成的声波早已把柒嵌进了窗外的树里。
“你先停埋手再开声”
墨拾这才停下了抚琴的手,琴音戛然而止,柒也落在了地上,他才发现大保健发廊的所有窗户都被震碎了。
”就算手废咗都可以发挥咁大嘅威力吗?”
柒看着隐隐作痛的握着千刃的手。

14
柒受伤了,伤的不算重,但也不轻。
柒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的盯着墨拾。
墨拾被柒那种要杀人的眼神盯得发慌,但她用着平静的眼神看向柒来掩饰自己内心的慌张。
两人之间的气氛安静得令人感到压抑,一旁的伍六七想说话但被柒瞪了回去。
这时,一只蓝色的鸡一脚踢开门,打破了沉默。
“六七你怎么搞的?房子的窗户怎么都碎了?!”
然后三道视线齐刷刷的看向了那只鸡。
这些视线令鸡大保想到了在养鸡场的时光,于是他立刻关上了门离开了是非之地。
柒收回目光,继续打量着墨拾,心里想着之前的任务。
之前的那个任务惊动了目标人物,那里的安防十分严密,不过现在已经过了这么多时间,现在的安防并没有像之前那么严密了。如果潜入是可以的,但关键是对面的琴师不好对付。就墨拾今天的表现来看,再练几天琴的话,对付对面琴师应该还是没有问题。
但他想试试墨拾现在的正真实力。
“畀三日时间准备,三天后同我只抽。(给你三天时间准备,三天后和我切磋)”

15.
我是墨拾,我他妈慌得一批。
一开始我没听懂柒爷的意思。
“你哥说啥啊?”我在柒爷离开了之后问伍六七
“不好了啊,靓女。柒哥说三天后要宰了你。”
伍六七一脸凝重的和我说。
一开始我还真信了,一脸惊恐的看着他。
伍六七看着我那副惊恐的样子,笑着和我说:
“其实呢,柒哥的意思是给你三天准备时间,三天后他要找你切磋一下。”
“那他妈和杀了我有什么区别啊!”
我站在椅子上疯狂的摇晃着伍六七的肩膀。
“放心吧靓女,柒哥会到点为止的啦。”
“但愿如此吧”
我轻轻的叹了口气。


————————
今天好多人更新鸭
那我也来写写好了
今天的我也在垃圾桶里探头探脑
垃圾文手想要评论。

当你受了委屈

是老梗了
垃圾写手在垃圾桶里探头探脑
我是真的难受
愿善良的孩子能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内含嘉德罗斯/雷德/格瑞

嘉德罗斯
高傲的王有些纠结的看着你,鎏金的瞳孔看着不断流泪的你,一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最终还是将大罗神通棍狠狠的插进地里。他想抱着你,想替你把那些渣滓打成肉泥。
可是有一个屏障隔着你们,他触碰不到你,他只能看着你受尽欺辱。
他一拳锤上那看似脆弱的屏障,巨大的反弹力震的他手发麻。
他眼睛里透露着懊恼,还有自我厌恶。
“我还真是……没用啊”
他的头紧贴着屏障,喃喃自语
“连自己在意的人都保护不了……
别再折磨自己了
我保护不了你……
作为本王的王妃……
你可千万要保护好自己啊……”

雷德
红发的青年嘴角的笑容从未消失,他一直都是蹦蹦跳跳,轻轻松松的样子。
“小家伙,小家伙,今天老大可凶了,见谁打谁……”
他兴致勃勃的和你讲着今天发生的事,突然间发现了什么,歪着头,看着眼前流着泪的你。展开双臂,试图拥抱一下你。却又放下,露出自嘲般的笑容。
他将一只手贴在屏障上,轻轻的说
“小家伙别自己躲在角落哭啊……
找个能相信的人倾诉一下吧……
扑到能相信的人的怀里好好的哭一下吧……
小家伙你一定要好好的啊……”

格瑞
素日以来一直冷淡的少年脸上在看见熟睡的你之后终于露出了温柔的表情,却在注意到你脸上的泪痕后又恢复了平时那副冷漠的嘴脸。少年好看的眉头紧缩着,伸出手想要帮你拭去眼泪,却只触碰到了冰冷的屏障。
“别哭了,隔着屏幕,我抱不到你……”
他说着,尽管他知道这份声音无法传达到你那里,但他还是希望你能够安好。
所见皆可斩的格瑞,唯独斩不断这次元间的屏障。

————————
虽然说着祝好孩子能有好未来
但我还是发了刀子
不过我真的希望
如果你伤心的话还是呆在能够信任的人的怀里好好的哭一场吧
憋着真的很难受
伤心就哭出来
千万别像我这样憋了一天
只能在晚上使劲的抬头不让眼泪流下来
咬紧下唇不让声音泄出半分打扰熟睡的家人

曲终人未散(2)

内含大量OOC
文笔辣鸡
私设巨多
第一人称视角
伍六七和柒兄弟设定
觉得雷麻烦左上角谢谢
如果能够接受的话
对于古琴我也只是一知半解
如有不当的地方还请和我小窗说明一下

正文走起

6.
我是被刺眼的亮光唤醒的。
“呦,靓女你醒啦。”
是昨晚的那个三流刺客,好像叫什么伍六七来着。
“你是伍六七?”我挣扎着坐起来,问他
昨晚太黑了。我没有看清他的长相,这下借着阳光总是看清了。长得还行,但总觉得很眼熟……
“靓女好记性啊,对了,靓女你叫什么名字?”他露出了一个贱萌贱萌的笑容。
“墨拾,对了梅花十三呢?”我轻轻的摸着残留着痛感的后颈,梅花十三的劲真大,我在心里吐槽。
“好久不见啊,小拾”
我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过去,是师傅和首席刺客。
我觉得我要完

7.
柒从一开始就不想请什么琴师,他觉得自己可以,加个梅花十三和伍六七已经是他的极限了。可上头偏偏要他请个琴师就因为目标人物身边有琴师护着。他不信这个邪,执意要去试试。直到对面琴师一首曲子下来,把他自己伤的不轻,把
梅花十三的剑弄得比魔刀千刃还碎以后,他总算是要去请琴师了。
那么能在最快时间,最近范围内找到最好的琴师就只有在小鸡岛修养的墨拾了。
柒见过墨拾,在做一个集体任务的夜晚。
一个小小的琴师站在了所有刺客前面,异常嚣张的挑衅着敌方,甚至还将衣服领子下拉,露出白色的脖颈,柒忘不了那天晚上墨拾说的话
“有本事就让我人头落地,你们这群杂↗种↘。”
说罢还露出了一个嘲讽的微笑。在那之后,墨拾几乎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盘腿坐好,开始抚琴。她的琴音迅速的在所有刺客周围形成防护罩,接着又将对面扔来的暗器改变方向,刺向敌人。明明滴血不沾杀的人却不比浑身染血的刺客少,这就是琴师墨拾给他的映像。
“你系琴师墨拾,系咩?”
她抬起头,黑色的眼睛不带一丝张扬
“是,我是墨拾,但不是琴师。”
没有一点的骄傲,不像她,却是她。

8.
“怎么说话呢?嗯?”
前首席琴师发话了,那是墨拾的师傅。就算柒请不动,她总是请得动。一直跟在首席刺客和墨拾师傅身后的梅花十三这么想着。她从未领会过墨拾在琴艺上的厉害,但她是领会到了这位琴师的狡猾,她和伍六七一齐费力才把墨拾“请”来……

9.
我是墨拾我现在慌的一批。
真的。
从我师傅和首席刺客过来的时候我就听到了拔刀出鞘的声音,我仔细的观察了一下。首席没拔刀,跟在他们后面的梅花十三也没拔刀,我有个非常不妙的预感,我看见师傅长袖中一闪而过的寒光证实了我的预感。她在拔她袖子里藏的短剑。那个首席刺客渐渐向我逼近,他举高临下的问我是不是琴师墨拾,我非常诚实的回答了他。
但我的师傅很不满意。虽然我真的很怀旧但我真的不想把一件老早以前的破事兼心理阴影说他个百八十遍。在梅花十三“请”我的那几次我都说了。但我还是又重复了一遍,因为我还不想被师傅挂在树上鞭/尸。
“就算再怎么不了解琴师也该知道,琴师的手和琴是很重要的吧。然而我的手已经废了,我的琴也毁了,我已经没有做琴师的资格了。”我低下头,不敢看师傅的表情。她一定对我失望透了。

10.
“把你说的话再重复一遍。”
我听见师傅这么说。我只好硬着头皮再说一次,
“我的琴毁了,我……”
“等等”
师傅她不知从哪拿出了一把和我之前的很是相像的琴。
我:……
“继续”
她这么说
“我的左手废了”
我伸出了我那只裹着绷带的左手。
“等等”
这次叫停的是伍六七
他拿出一张照片,上面是一条戴口罩的狗和……一个……下半身?我不知道师傅看出来那是什么了没有,反正我没看出来。
“我认识一个神医。说不定他可以治好你。”
我觉得那个神医应该是三流江湖骗子,可是师傅居然信了。
“好,那么小拾的手就交给你了,医药费我会报销的。”
师傅她俯下身子,贴着我的耳边轻轻地说
“这个任务,你接就接,不接也得接,如果你不想死了之后被挂在树上鞭/尸就不接吧。”
接着她站起身,露出了我们整个师门都会的职业假笑,消失了。
我看着面前的古琴,这个任务,看来是推不掉了啊……

————————
熬夜码字真累
查资料真累
缩回垃圾桶.jpg

曲终人未散

内含大量OOC
文笔辣鸡
私设巨多
是连载
第一人称视角
伍六七和柒兄弟设定
觉得雷麻烦左上角谢谢
如果能够接受的话

正文走起

1
今天伍六七也在大保健发廊里愉快的接单。
有人推门走进来了,摊在沙发上的伍六七立马弹了起来,吆喝着
“靓女你要剪头吗?洗剪吹十五单剪十块三人同……”
一把刀指着他,来的人不是别人,是梅花十三。
“呦,梅小姐这么巧啊,你来剪头发吗?还有特殊服……啊啊啊啊别打我啊”
伍六七一边躲着梅花十三砍过来的剑,一边大声哀嚎。
梅花十三给他了一张照片,上面是一个长发的女孩正抚着琴的样子。
“今天晚上十一点,就在不远处的巷子里,你只要吸引她的注意力就行了。”
梅花十三把刀一收,转身离开。

2
我,是个琴师
我不是很明白为什么会有人来杀我啊,而且还是在晚上,你这样对夜盲症患者很不友好的诶。
突然从我眼前闪过的剪刀,着实让我一惊。
我顺着剪刀飞过的地方看,我日这什么玩意儿?一位老大哥站在路灯下,一手拿剪刀,一手叉腰,回眸一笑,他慢慢的说
“我是刺客伍六七,刺客排行榜第17369位,最擅长剪空气流海,一直以优秀的服务以及亲民的价格,深受村民的喜爱,目前的情感状况是单身。”
“哦,”我冷漠的回应他“所以你是要来刺杀我。”
“没错,你是见不到明天的太阳的。”他手指一转,剪刀朝我飞来。
我闪身躲过
“你也见不到明天的太阳,”我故作凶恨的说,趁他愣神的时候我靠近他,直接一拳打到他的肚子上,然后附在他的耳畔轻轻的说
“因为明儿个阴天。”

3.
他被她那一拳打的不轻。
双手用力勉强才能稳住身形。
伍六七的内心是崩溃的,照片上明明是富家弱气小姐,但他在这蹲到的却是个卫衣学生妹,还是刚从网吧出来,手里摇着易拉罐的那种。要不是梅花十三在暗处给他打了个手势他就放这学生妹走了呢。而且那学生妹的力气也太大了吧,一拳就能把自己打成这样。梅花十三你什么时候来帮忙啊?伍六七站起身,朝着梅花十三的方向看了一眼,接着又转头对付起那个学生妹。只要吸引她的注意力就行了,伍六七对自己说。

4
剪刀又一次擦面而过,我不敢确定他的目的到底是不是要杀我,毕竟按照我现在看不见的情况下,他要杀我轻而易举,但他的剪刀总是一次又一次从我眼前飞过。他到底想干什么。
我敲准时机,伸出右手,一把抓住他的剪刀柄。
“说吧,你到底想干什么?”
“作为一个专业的刺客,我是不会透露客户信息的。”
我感受到手中的剪刀在努力的挣扎,我用力握住剪刀不让它飞走。突然,身后响起空气被撕裂的声音,我回头看到了手拿剑刃朝我捅来的梅花十三。我把剪刀用力一挥,将她的剑刃打落。转身一闪,剪刀趁着我转身那一下飞走了。现在我的情况非常不妙,我什么都看不见,只能靠听声音判断这两人的动向。我身后响起什么东西刺破空气的声音,我又一躲,突然出现在耳畔的呼吸声,还有脖子上的钝痛。
“失礼了”
这是我在失去意识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5.
梅花十三接住倒地的女孩。伍六七收回刚刚混淆视听的剪刀,正准备和梅花十三聊聊天
“你背着她”
“啊?”
伍六七一瞬间没能反应过来,但梅花十三已经把女孩撂给了他。他接住女孩,问
“梅小姐要把她放哪儿啊?”
“这是首席指定的琴师,放你的发廊里,首席明天早上要见她。”
伍六七疑惑的看着梅花十三
“什么是琴师?”
“琴师。顾名思义,就是抚古琴的人。琴师可以通过弹琴,恢复刺客受到的伤,还能用琴声抵挡攻击,更有一些琴师可以通过琴声控制敌人。而她,就是琴师排行榜第四的琴师,墨拾。”

————————
我是辣鸡

占tag致歉
是一个群宣
因为实在太想磕乙女粮,所以想请各位在tag里辛勤劳动的太太和大佬一起来群里聊天,唠嗑,谈论什么的。
474501511
欢迎诸位来啊

一起吧

当你和ta深陷绝境的时候

用几百年前的文混更

OOC注意

内含白骨精,银角












白骨精

你绝望的蹲坐在地上,看着地上的尸体和自己小腿上流淌的血液。
已经没有任何希望了。
就像噩梦一样。
曾经的友人手持枪支,欲将你击毙。
突然一道银光闪过,温热的血液溅了你一脸,在一片红光之中,她手持剑刃,向你伸出一只手。
“小白……”
为数不多的阳光撒在银发少女的脸上,将她的笑容渡上了一层金光。
“我们一起逃出去吧。”










银角

手持七星剑的少年,终是不敌车轮战。
他险些人头落地,但面前的敌人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
你飞奔在走廊中,耳朵仔细的抓捕刀刃碰撞的声音,你听到了他的声音。
他面前的敌人越来越少,只剩一个了。
他气喘吁吁的样子和敌人悠闲自在的样子形成对比。
“银角?”
他听到你的呼喊,愣了一下。敌人也朝你的方向望去,他趁着敌人分神的瞬间,手起刀落,鲜血溅满了墙壁。
“银角!”
你一眼就看见了站立在血中的他,那双蓝色的眼睛被鲜血染红。
你冲上前去。
“你怎么受这么重的伤!”
他看着你为他而惊慌的表情,嘴角上扬,用沾满鲜血的手揉了揉你的头。
“有你就没事。”

置顶

诸位好

这里墨雪月

辣鸡文手在线咕咕咕

纯种杂食党

什么都吃也什么都写(可能)

主写乙女

偶尔会发画/脑洞之类的

最近有点丧,弧了,可能会诈尸

嗯,就这么多

(话说乐乎居然有这种功能了吗?)

是大鹏的(假的)车
老福特我————————(脏话)
感谢四方浔太太的外链
链接走评论

黑化

OOC有
写崩了写崩了
内含大鹏/银角
第一次写非人乙女
如有不好还请多多担待




大鹏

你以为你逃出来了
在你看见久违的大门的时候
(只要出了大门,就没事了)
你在心里这么想着
殊不知他早就在高空中观察着你的动向
见你跑得差不多了
便开始下降
在你头上盘旋
当你注意到头上的阴影时
回头一看
金发的少年逆着阳光
充满野性的金瞳以及微微上扬的嘴角
那是你的噩梦
你疯狂的奔跑着
他仍旧不紧不慢的跟着你
在你快靠近大门之时
他一个俯冲拦住你的去路

“你逃不掉的。”





银角

在你快要逃出去的时候
一把刀架在了你的脖子上
“回来”
他的声音和往日一样冰冷
刀刃也是
你只好转过身努力与他的刀刃保持距离
他还是一如既往的面瘫
可是那双眼睛里晦暗不明的情绪
着实让你一惊
看到你害怕的样子
他把刀收回刀鞘
抱住你说
“如果你乖乖的呆在这……”
他抱着你的手渐渐收紧
“我就不杀你了”

来来来
100fo福利
我就打一个私人tag
看看我到底有多少个粉
嚣张  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