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雪月

请点开↓↓











首先谢谢关注我的各位




这里墨雪月

丧系社障咸鱼(不定时更新(月更种子选手

纯种杂食党

很少回复评论(社障不知道如何回复

偶尔会码腐向脑洞

但专攻乙女(不一定)

曲终人未散(2)

内含大量OOC
文笔辣鸡
私设巨多
第一人称视角
伍六七和柒兄弟设定
觉得雷麻烦左上角谢谢
如果能够接受的话
对于古琴我也只是一知半解
如有不当的地方还请和我小窗说明一下

正文走起

6.
我是被刺眼的亮光唤醒的。
“呦,靓女你醒啦。”
是昨晚的那个三流刺客,好像叫什么伍六七来着。
“你是伍六七?”我挣扎着坐起来,问他
昨晚太黑了。我没有看清他的长相,这下借着阳光总是看清了。长得还行,但总觉得很眼熟……
“靓女好记性啊,对了,靓女你叫什么名字?”他露出了一个贱萌贱萌的笑容。
“墨拾,对了梅花十三呢?”我轻轻的摸着残留着痛感的后颈,梅花十三的劲真大,我在心里吐槽。
“好久不见啊,小拾”
我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过去,是师傅和首席刺客。
我觉得我要完

7.
柒从一开始就不想请什么琴师,他觉得自己可以,加个梅花十三和伍六七已经是他的极限了。可上头偏偏要他请个琴师就因为目标人物身边有琴师护着。他不信这个邪,执意要去试试。直到对面琴师一首曲子下来,把他自己伤的不轻,把
梅花十三的剑弄得比魔刀千刃还碎以后,他总算是要去请琴师了。
那么能在最快时间,最近范围内找到最好的琴师就只有在小鸡岛修养的墨拾了。
柒见过墨拾,在做一个集体任务的夜晚。
一个小小的琴师站在了所有刺客前面,异常嚣张的挑衅着敌方,甚至还将衣服领子下拉,露出白色的脖颈,柒忘不了那天晚上墨拾说的话
“有本事就让我人头落地,你们这群杂↗种↘。”
说罢还露出了一个嘲讽的微笑。在那之后,墨拾几乎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盘腿坐好,开始抚琴。她的琴音迅速的在所有刺客周围形成防护罩,接着又将对面扔来的暗器改变方向,刺向敌人。明明滴血不沾杀的人却不比浑身染血的刺客少,这就是琴师墨拾给他的映像。
“你系琴师墨拾,系咩?”
她抬起头,黑色的眼睛不带一丝张扬
“是,我是墨拾,但不是琴师。”
没有一点的骄傲,不像她,却是她。

8.
“怎么说话呢?嗯?”
前首席琴师发话了,那是墨拾的师傅。就算柒请不动,她总是请得动。一直跟在首席刺客和墨拾师傅身后的梅花十三这么想着。她从未领会过墨拾在琴艺上的厉害,但她是领会到了这位琴师的狡猾,她和伍六七一齐费力才把墨拾“请”来……

9.
我是墨拾我现在慌的一批。
真的。
从我师傅和首席刺客过来的时候我就听到了拔刀出鞘的声音,我仔细的观察了一下。首席没拔刀,跟在他们后面的梅花十三也没拔刀,我有个非常不妙的预感,我看见师傅长袖中一闪而过的寒光证实了我的预感。她在拔她袖子里藏的短剑。那个首席刺客渐渐向我逼近,他举高临下的问我是不是琴师墨拾,我非常诚实的回答了他。
但我的师傅很不满意。虽然我真的很怀旧但我真的不想把一件老早以前的破事兼心理阴影说他个百八十遍。在梅花十三“请”我的那几次我都说了。但我还是又重复了一遍,因为我还不想被师傅挂在树上鞭/尸。
“就算再怎么不了解琴师也该知道,琴师的手和琴是很重要的吧。然而我的手已经废了,我的琴也毁了,我已经没有做琴师的资格了。”我低下头,不敢看师傅的表情。她一定对我失望透了。

10.
“把你说的话再重复一遍。”
我听见师傅这么说。我只好硬着头皮再说一次,
“我的琴毁了,我……”
“等等”
师傅她不知从哪拿出了一把和我之前的很是相像的琴。
我:……
“继续”
她这么说
“我的左手废了”
我伸出了我那只裹着绷带的左手。
“等等”
这次叫停的是伍六七
他拿出一张照片,上面是一条戴口罩的狗和……一个……下半身?我不知道师傅看出来那是什么了没有,反正我没看出来。
“我认识一个神医。说不定他可以治好你。”
我觉得那个神医应该是三流江湖骗子,可是师傅居然信了。
“好,那么小拾的手就交给你了,医药费我会报销的。”
师傅她俯下身子,贴着我的耳边轻轻地说
“这个任务,你接就接,不接也得接,如果你不想死了之后被挂在树上鞭/尸就不接吧。”
接着她站起身,露出了我们整个师门都会的职业假笑,消失了。
我看着面前的古琴,这个任务,看来是推不掉了啊……

————————
熬夜码字真累
查资料真累
缩回垃圾桶.jpg

评论(2)

热度(40)